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澳门微尼斯人官网-官网

当前位置: 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 > 动漫动画 > 正文

还是梦想,卡萝琳的性启蒙

时间:2019-09-15 02:16来源:动漫动画
(1/18/2017:《月光男孩》是我2016年十佳里的第二位,仅落后于《爱乐之城》。我后来又写了另外一篇更长的回顾影评,讨论这部电影以及它对黑人电影的意义,希望大家喜欢:)    

(1/18/2017:《月光男孩》是我2016年十佳里的第二位,仅落后于《爱乐之城》。我后来又写了另外一篇更长的回顾影评,讨论这部电影以及它对黑人电影的意义,希望大家喜欢:)

    他妈的太喜欢摩根弗里曼了。那种让你欲罢不能的感觉。不论是《肖恩克的救赎》,或者是《10 or less》。出神入化而又非常自然的表演。
一个非常智捷的黑人老头,总是那么的一叶知秋,洞悉一切。告诉你那些哲理,以及事情真相。告诉你一切你迷惑的东西。如果你生活中能够遇到这样的老人,会是生活给你的一个恩赐。

我并未读过尼尔·盖曼的原著(这位帅哥的作品我一本也没有读过),所以只能从影片的角度来谈谈个人想法,不过影片一旦被创作出来,也就具有了相对于小说的文本独立性,我们不必总是拘束在原著的窠臼里去评判一部电影,对吧?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相当值得一看的定格动画,而且对我国的儿童奇幻类文艺创作不无启发,那种打通各种壁垒——这些壁垒往往是被臆想出来的——后所呈现出独特的风格在华语电影中是找不到的。


    <Million Dollar Baby>一部美妙的电影。美妙就在于它让人心中始终有种隐隐的痛楚,无法排解。美妙就在于那种心里的刺痛.两个老家伙,用那些像砂纸,及其带有磁性的嗓音,阐述着那些想法,那些感受。 让你深深着迷。汗水,信仰,梦想,尊严,在这里铺开。电影里有什么?讲了什么?似乎这些都不一定是最重要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有种刺痛心灵的感觉。我不知道究竟是震撼,感动,哭泣,我分不清,但是我知道这些感觉货真价实。

影片的怪诞风格使我下意识的联想起蒂姆·波顿的《僵尸新娘》,不过这类风格在《鬼妈妈》的编剧和导演亨利·塞利克那里似乎更加源远流长——1993年他导演的《圣诞夜惊魂》基本上可以看作是《鬼妈妈》的一次预演(蒂姆·波顿是《圣诞夜惊魂》的制片人并提供了影片的整体故事创意,从而使这部作品更多的被冠以“蒂姆·波顿作品”的名头)。
哥特式的美学风格贯穿于《鬼妈妈》的始终,从头到尾女主角卡萝琳都生活在一个雾气氤氲、终日不见阳光、处处神秘诡异的小镇里,连她家的房子都有着一个多世纪的古老历史——老宅几乎是全世界鬼片的一个基本元素,这个小镇很容易让人与《无头骑士》里的那个“沉睡山谷”相提并论,不过我在看片时眼前却浮现出了《寂静岭》里那个总在飘落着如雪余灰的小镇——《鬼妈妈》中的浓雾进一步的加深了我的这一印象,特别是小男孩瓦比在浓雾中抓“香蕉鼻涕虫”的那场戏。不过《鬼妈妈》并没有着力打造一个恐怖故事,当卡萝琳发觉墙角的秘密门道通向一个更加诡异的世界时,影片其实营造出某种温馨的情调——在这里,小卡萝琳的一切梦想都得以实现,她的父母甚至都有了复制版,而复制版的父母对卡萝琳百依百顺。

这是最简单的故事,却又是最深邃的故事;这是由最私人的经历所编写出来的生活,却又诉说着人类最普遍的生活;这是最特立独行的电影,却又是本年度最依靠光与影打动着观众的电影。

中间插入着很多关于拳击的技巧。比如说“拳击是一项不自然的运动,它的动作通常都是相反的,为了打出一记重拳你 必须后退一步。"比如复杂的步伐,甚至是如何处理被打断的鼻子。
似乎这些的东西,当到生活中也如此的贴切。安迪说:如果你一直退后,你就会推出比赛。生活不也如此么?

《鬼妈妈》对我童年记忆的勾则引来自于卡萝琳楼上的那位“B先生”(Mr. Bobinsky),B先生是唯一对卡萝林的超自然经历有认同感的成年人,他甚至直接充当了卡萝琳与会跳舞的老鼠之间的传声筒——当然B先生总是像算命先生一样闪烁其辞、故弄玄虚。在我看来,这位长相与螳螂类似的B先生无疑就是美国儿童文学中的《怪老头》——还记得上海美影厂的那部木偶剧吗?在郑渊洁的《舒克和贝塔》以及《旗旗号历险记》等作品被搬上银幕就被迅速的庸俗化以后,《怪老头》成了我童年记忆中难得的珍宝。细究下来,《怪老头》与《鬼妈妈》一样具有难得的独特气质:没有把儿童读者(观众)当成头脑愚笨的白痴,从而放弃了虚假的道德说教和对外部世界简单粗暴的高、大、全正面描绘——这种描绘被道学家们一致认为会对儿童建立真、善、美的“正确认识”起到强大的建构作用,但实际效果往往相反,那种夹杂在恐怖与怪诞之间的似是而非的人生体验,对孩子们才有着更为致命的吸引力——这个世界不正是这样的吗?而且一旦当创作者这么做了以后,作品的吸引力就会连带性的波及到成人,从这个意义上讲,把《鬼妈妈》仅仅框定在“儿童文艺”的范畴内本身就是不公平的,而我国的动画片总是停留在“低幼阶段”的原因恐怕也正是源自于此。孩子的世界与成人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孩子们总会发现神秘的未知力量所在,一般这些力量都来自于某个被大人们不屑一顾的地理空间——记得在《樱桃小丸子》里也有一集《小丸子的秘密基地》吧,那个神秘的大宅无疑将成为小丸子长大成人后永远无法理解同时又难以忘却的生命经验,而《鬼妈妈》开头时卡萝琳寻找的那眼古井也有着同样的意蕴。

这是《月光男孩》,很可能是2016年最好的电影,甚至很可能没有之一。

电影的故事很多,而最感受深刻的在于:
一.现实
艾德在刚开始就说过“拳击是关于尊严的残酷竞技,你捍卫自己尊严的同时,也就剥夺了他人的尊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对于公平,上帝的一种嘲讽。你的成功就是意味着别人的失败。这就是世界的真相。我记得我说过,世界的黑暗就跟阳痿一样,总是存在,只不过人们不愿意承认。实际上这不是黑暗,而是真正的游戏规则。
或者说,这是一个马太效应的时代,胜者赢得一切,输者一无所有。游戏规则就是如此。我们只会记住那些成功者的荣耀,而不会在意失败者的痛楚。现实总是刺痛我们的眼睛。
这里不是童话,这里没有白雪公主。
现实有很多你不想想看的东西,比如无助。
挖掘出大个子威利,培养了八年。在最后关键要打冠军赛的时候,威利抛弃了frankie, 听到消息的frankie那种茫然的感觉,脸上的皱纹,灰白的头发。让你明白了什么叫苍老。
故事最后,无助,痛苦,高位瘫痪的麦琪,也只能让人扼腕叹息,无能为力。

值得注意的是,当卡萝琳爬向那个怪诞世界时,她通过了一个冗长的人类器官式的管道,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来看,这应当是象征着母体的产道(所以外滩观光隧道的设计十分傻X),也就是说,卡萝琳的内心有着某种对“童年”的向往——尽管她还是个孩子,但在某种意义上说,卡萝琳拒斥长大(或者说对长大不适应):长大意味着她无法再像婴孩时一样为所欲为,而且不会再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呵护,长大后的卡萝琳对父母提出的要求多半会被拒绝。由此,把《鬼妈妈》做心理学层面上的解读,其实跟大卫·芬奇+布拉德·皮特+菲茨杰拉德的那部奥斯卡提名作大差不差,只不过塞利克比芬奇做得更成功而已。
《鬼妈妈》中的性别设置也饶有趣味。最大的魔头居然是卡萝琳的母亲——女巫的控制只不过是障眼法,内里诉说的还是母性亲情缺失后母亲这一形象的迅速妖魔化。从年龄上来讲,卡萝琳应当处于青春期将来之时,按照弗洛伊德的教导,埃勒克特拉情结导致的“恋父憎母”倾向成为此时卡萝琳的潜意识,所以,父亲在片中是个被母亲控制下的傀儡,尽管父亲也常常拒绝、忽视卡萝琳的感受,但卡萝琳会将之归结于强势母亲在作祟——用父亲的话来说,母亲才是家里的“Boss”。而拒绝给卡萝琳买漂亮衣服和手套,又可以解读成对卡萝琳女性形象(性的吸引力)的粗暴压制——于是乎,母亲被改头换面成女巫,卡萝琳与复制版母亲的战斗也象征着她性意识的成长。此外,两位肥胖美人鱼的形象也印证了这一点,她们回复青春的那一幕完全可以看作是卡萝琳潜意识里对性成熟身体的渴望——事实上,当这一幕出现时,卡萝琳马上被二人请上了舞台与之共舞。

图片 1

二.梦想
我不知道为了梦想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不知道为了自己的想法需要支付多少的成本。
而麦琪说了,我愿意付出一切。从13岁开始洗盘子,当女招待,靠着客人剩下的残羹冷之糊口她他的哥哥在监狱里。她父亲去世。 她母亲312磅重。一个流氓自私的家庭。 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而为了得到它,她可以不惜一切。她告诉弗兰基,拳击是她生活中唯一让她感觉活着的东西,愿意为了别人无法理解的梦想而赌上一切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对于麦琪来说,梦想与现实有多大的距离。
frankie说过:tough aren't enough。成功也是一样,光有热情是不够的。你需要训练,你需要一个训练师。花费了三年的时间自己训练,麦琪还不会打SPEED BALL。这是拳击里面训练节奏最基本的东西。所以麦琪找到frankie:如果你愿意训练我,我可以成为冠军。是的,麦琪说,我不需要怜悯,我不需要帮助,我需要一个训练师。起初frankie不愿意。因为麦琪她已经31岁了,这对于拳击来说已经太老了。而且他从来不训练女人。
由于麦琪的诚意,以及艾德的帮忙,终于frankie同意训练麦琪。
事实上证明frankie的训练使得麦琪的梦想进了很多。
在开始的一场比赛里,麦琪几乎要输掉比赛。见到此情景的frankie看出了麦琪的问题“你左手每次放下,她就从上面打下来。她脑袋就这些。如果他这么做,你就向旁边躲一步,然后给她一记再见勾拳。” 果然麦琪在下一个回合直接把对手击倒在地。之后的是刻苦的训练,无数的汗水,让你进入婴儿般的状态。
你必须心无旁骛,累到你没有心思想别的东西。训练到感觉一切与生俱来。
frankie实际上是比较执拗的人。他不允许麦琪询问他。他会嘲讽他的选手。
在他之前带过的威利比赛逆境时候,问frankie该怎么做,“让他继续干你。"
麦琪在被人打断了鼻梁骨的时候,中场休息她问frankie对策,frankie直接就说
“因为她是比你更好的选手。他更年轻,更强壮,更有经验。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
究竟梦想之后,还能做什么。
一场残酷的拳王争霸赛中,麦琪被恶毒的卫冕拳王“兰熊”背后偷袭,最终导致脊椎断裂、高位瘫痪。
瘫痪之后frankie希望麦琪能够去上学。麦琪选择了死亡。在高位瘫痪之后,她请求frankie帮助她死亡:“我已经取得这么多成就之后,我看见了这个世界。人们高呼我的名字。可他们为我欢呼。我上过杂志。你以为我以前做过这样的梦么。我出的时候只有1磅1.5盎司。打拼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我也会打出一片天地。那是我唯一想做的。我得到了我想要的。全部都得到了。别让他们从我身边一点点带走。别让我一直躺在这儿,听不到他们的欢呼。”
似乎她没办法为她的生命拟定新的价值目标。

我们甚至可以看出,对于母亲的厌恶在《鬼妈妈》中导致了对男性的“推崇”——片中的男性(雄性)形象没有绝对负面的,从父亲到复制版父亲(后者想告诉卡萝琳实情却被拟人化的钢琴捂住了嘴,而钢琴显然是“母亲”的魔法控制下的,即使在怪诞世界里,也是复制版的父亲带着卡萝琳骑螳螂逛花园,尽享人间乐事),从B先生到瓦比,乃至那只黑猫——黑猫一开始被卡萝琳当成是母猫,因而是“邪恶”的,一旦黑猫开口说话发出男声,它他就成了正义使者。
当然,更有趣的角色是瓦比,作为一个男性,他也处在某种“邪恶”女性的控制下(包括他那最后才露脸的奶奶和奶奶神秘消失的孪生姐妹),而在邪恶世界里,瓦比成了卡萝琳最可靠的助手,瓦比甚至舍弃自己将卡萝琳救出。然而瓦比一开始并不招卡萝琳待见,她讨厌这个男孩的喋喋不休,而且瓦比长得也比较磕碜,脑袋还总是耷拉着,但这个形象却在最后赢得了卡萝琳以及观众们的垂青——我将之看作是女性看待男性伴侣的心路历程的卡通浓缩版:在女人眼里,他们的男友丈夫总是有着令人难以忍受的缺点,但最后嘛,他还是可以接受可爱的(这显然是基于对婚姻、家庭整体认识之上的比较成人化的看法:既不是对男性偶像的彻底崇拜也不是对世俗男子的纯粹厌恶)。

《月光男孩》

我绝不会为我的信仰而献身,因为我可能是错的.——罗素

最后卡萝琳对父母的拯救我们也可以将之类比于《千与千寻》,一个有趣的细节是:《鬼妈妈》里的被困灵魂也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当然还有一个突出的表征是纽扣做眼睛),这就象征着童真本性(人性)的迷失。卡萝琳父母代表的成人已经迷失在没有神秘感、没有敬畏、没有生活情趣乃至亲情淡漠的外部世界里(在《千与千寻》里则把外部世界描述成了物欲横流、毫无环保意识的肮脏处所,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于是,卡萝琳承担起了拯救的重任,当然,最后她与千寻一样,找回了自己的名字(摆脱了纽扣眼睛),救回了父母家人——两部影片的结局也很类似,千寻的父母跟卡萝琳的父母一样被拯救而不自知,当然这也可以为故事涂抹上一层更加奇幻的超自然艺术色彩。

《月光少年》是黑人编剧型导演巴里•詹金斯时隔八年为大家带来的第二部长篇电影作品。跟他上一部作品《忧郁的解药》跟踪一对突然互有感觉的陌生人仅仅一天不一样,《月光少年》跟踪的是主角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而这部电影细腻的剧本,则改编自黑人剧作家,同时是麦卡锡天才奖得主的泰雷尔•麦卡雷尼的舞台剧作品。

最终麦琪说服了frankie。麦琪说自己“我觉得我干得不错。”
 拔掉了麦琪的呼吸管,注射了过量的肾上腺素。麦琪死了,frankie选择了离开,没有留下任何讯息。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或者可能去寻找他的女儿。或者去找一个地方,寻找片刻的安宁。

总之,《鬼妈妈》展现了一个女孩变成女人的惊心动魄过程,而作为男性,这个故事提醒我的是:养一个青春期的女儿,要比养一个青春期的儿子更麻烦,但在关键时刻,女儿往往比儿子更管用。

我试图寻找与这部电影一样华美的语句去总结它的剧情,但却无功而返。《月光男孩》讲述的可以说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故事,而它诉说这个故事的方法则是那么的工整。我们分别跟踪主角塞隆在小孩,青年,男人阶段的三段经历,籍此试图去了解他的一生。虽然打着“这是一生的故事”这个旗号,电影却在三个阶段之间有着大量的留白。我们甚至只能看到塞隆生命中简短的几天,以及那些为数不多影响着他生命的人。而电影中他的三个生命阶段,则由黑幕硬生生地隔开。每当我们沉浸在故事中为他的生命而感到苦楚时,黑幕总是伴着玄妙的蓝点或者红点到来。仿佛在预告将要进入下一个阶段的同时,不断提醒着我们眼前的仅仅是一部电影而已,无论它是多么的真实。

电影中有篇叶芝的诗歌《茵尼斯弗利岛》 :
  用泥土和枝条,建造起一座小屋;
  
  我要有九排云豆架,一个蜜蜂巢,
  
  在林间听群蜂高唱,独居于幽处。
  
  于是我会有安宁,安宁慢慢来到。
  
  从晨曦的面纱到蟋蟀歌唱的地方;
  
  午夜一片闪光,中午有紫霞燃烧,
  
  暮色里,到处飞舞着红雀的翅膀。
  
  我要起身走了,因为我总是听到,
  
  听到湖水日夜轻轻拍打着湖滨;
  
  我站在公路,或在灰色的人行道,
  
  我心灵深处总听见那波涛声声。

(刊载于《氧气生活》09年10月)

图片 2

不知道frankie能不能找到。      

i. Little; ii. Chiron; iii. Bl

编辑:动漫动画 本文来源:还是梦想,卡萝琳的性启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