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澳门微尼斯人官网-官网

当前位置: 澳门微尼斯人手机版 > 动漫动画 > 正文

无处不在,感谢这世间随机的运气

时间:2019-11-08 22:02来源:动漫动画
大年初二大家都在走亲串门烧香上坟看冬奥会,而我自己在家跟四只睡死的猫一起看了这部我等了一年半的片。本来就很开心的我更加开心了。稍微熟悉我的朋友可能都要烦死了,自从

大年初二大家都在走亲串门烧香上坟看冬奥会,而我自己在家跟四只睡死的猫一起看了这部我等了一年半的片。本来就很开心的我更加开心了。 稍微熟悉我的朋友可能都要烦死了,自从去年圣丹斯首映一片热烈反响过后,我的各个社交账号的动态基本就被这部片占领了。从年初刷影评,到年中等海报催预告,再到年底的颁奖季宣传轰炸,这一路眼见着关键字每天就那么几个人刷来刷去,到现在要刻意躲着才能避开剧透。就好像你锤说的,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自己去闯出了一片天地。 之前一直在想,等出了片源老子就写个万字长文来纪念一下,但真正到理清思路的时候又不知道到底能写些什么。就只能瞎几把想到什么写什么了,更多是记录我自己过去这一年给予这部片的关注。 所有内容都是我从文字以及视频访谈中看来的,出处太多我记不清也没法一一列出,要是记忆出现什么偏差的话,那错都是我的。 以下会有大量剧透。 So it’s all about the making of Call Me by Your Name, I guess? 开头还是得从2007年说起。在这年,André Aciman的首部小说Call Me by Your Name出版了,讲的是两个男孩子在盛夏的意大利谈了个为期六周的世纪初恋。不久,几位好莱坞制片人就拿到了改编权。其中一位制片Peter Spears跟意大利导演Luca Guadagnino(我喜欢叫他卢导)是老熟人了,因为Peter的丈夫Brian Swardstrom是Tilda Swinton的经纪人,而卢导和Tilda之前已经合作过《我是爱(2009)》和《假日惊情(2015)》了。一开始Peter拿书去给卢导看,是想让他看看书里写的小城到底是在意大利的哪个地方(书里的B城应该是博尔迪盖拉Bordighera),所以最开始卢导只是这部片的顾问,后来因为剧本要改以及找不到合适的导演,他才慢慢成了制片,最终接过手成了导演。 这中间的故事还有点长。一开始有不少想法,也有过剧本和导演(访谈里很少提到具体导演的名字,好像说到过一两次吧,但是我不熟悉也记不得了),但种种原因没能拍成。后来又找到James Ivory(《莫里斯》、《告别有晴天》、《看得见风景的房间》的导演)准备让他执导,而他想要把原先的剧本整个推翻重来,于是他和老朋友卢导就开始改起了剧本。两个人经常就在卢导家里边吃卢导做的饭边讨论剧本。所以圣丹斯时期,卢导的名字还会出现在编剧一栏,不过后来进入颁奖季就给拿掉了,但卢导在本子上也是花了很多心思的。差不多就在这时候(掐指一算应该是13年左右),卢导跟甜茶弟弟见了面聊了聊,后来还跟Ivory一起看了导演早年的电影。之前提到Tilda的经纪人、制片人的丈夫Brian,他同时也是弟弟的经纪人,你们捋一捋这个关系。缘,就是这样妙不可言。那时候弟弟才17岁,刚好跟小说里Elio同龄。缘啊。基本从那时起,小男主就定了要弟弟来演,所以剧本里才会给Elio加上一个法国背景,因为弟弟的父亲是法国人,既然会说法语那就不能浪费嘛。 这之后有了新剧本新导演,主角基本确定,甚至连Oliver的角色还考虑过让Shia LaBeouf(没错就是你们前三部变形金刚的主演,近几年在《狂怒》和《美国甜心》里表现都还挺好的)来演,但最终由于预算原因还是没能成型。访谈里也很少提到Shia这事,但其实他和弟弟甚至都试读过了,弟弟在一个podcast里还疯狂夸他来着。 卢导采访的时候说,因为Ivory来拍的话预算会比较高,拿不到那么多资金。他们还考虑过两人联合导演,但无奈投资方不乐意。所以最后,卢导说要是我来拍的话可以用很少的钱很快就拍完。这下才算见到点眉目了。 (我感觉)卢导可能决定接手过后就想到你锤了。书里大家都戏谑地叫Oliver是“la muvi star”,而说到电影明星,卢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锤。金发碧眼人人都爱的美国大个子。据卢导说,他跟大家一样从《社交网络》之后就密切关注着你锤,他俩也是多年前就喝过茶聊过天,事后你锤一脸兴奋觉得自己表现可好了工作机会马上就要找上门来了。结果卢导四五年没跟他联系。后来卢导突然发来一个剧本,锤看完剧本第一反应是害怕,觉得不行我演不了,要在镜头前展现这种程度的亲密和脆弱,他不确定自己能做到。结果卢导一通电话,你锤就被轻松攻略。卢导一席话的主旨大概就是所惧即所欲(what you fear is what you desire),想要跪下叫爸爸。 此处想下划加粗说一下,卢导不信“试镜”那套。他默认演员都会表演,要是想看“演技”,那就从他/她之前的电影里找。TIFF上有个记者把他跟演员见面形容成约会(date),说来也挺有道理,在会面时导演找寻的不只是表演,更多的是演员的个性,思考怎样才能在角色中带出一些演员身上的特质。他认为就应该减少镜头的侵入感,拍片是在记录演员,而非光让演员去表演。为卢导起立鼓掌。 然后时间到了2016年夏天,近10年过后终于要开机了。在开拍前,弟弟提前一个半月去了意大利北部小城Crema,也就是拍摄地aka导演家。他在那里天天开小灶,学钢琴学吉他学意语。开拍前三四周,你锤在弟弟上钢琴课的时候直接闯了进去,俩人激情相识了一下。钢琴课完了他俩蹬上自行车就去玩耍了。这之后他们才意识到,这个开场跟小说/电影里的相似程度不要太高:两人之前不认识,而弟弟在Crema已经呆了一阵了,一路给他指这里有好吃的那里有好喝的,由于方圆几百里只有他俩说英文,所以基本上24/7都腻在一起,早上工作完了晚上就回家看泰森纪录片。你们直男的友谊。在柏林说起这段经历的时候,你锤说我俩把电影里的事都做了一遍,弟弟旁边接话说“不不还是有些事没有做的”。再后来宣传期的时候,这段故事就省掉了弟弟的话。呵,直男。 接下来便是只要关注过这俩的朋友就一定都会背的那场“排练”了。某天锤茶正骑着车满城撩的时候,卢导一个电话给两人支到拍片的别墅去了。到了过后导演说既然今天天气这么好,那我们出去排练一下吧。俩人说好好好终于要进入正题了。出去过后卢导随口就说那我们练一下第xx幕(这个数字每次都会在50-80间随机变化),哗哗翻到那里发现那一幕的内容就是两位主角在草地里边亲边滚。当然,两位演员非常专业地就躺下开始亲了。刚亲不久,卢导在一旁:“停停停,你们在搞什么?”锤:“我们在……亲啊。”卢导:“不不不,这样不对,你们要投入要激情,给我投入给我激情。”于是两位演员非常专业地就开始激情亲吻。可能亲到嘴都木了,还是没听到有人叫停。这时候他们抬头,发现导演已经走远了。卢导:“It’s nice to tease people, it’s very nice, very very nice.” Fine. 真正进入拍摄过后,一切就很自然了。自然到锤子说在拍情爱戏的时候,中间休息有人给他递毛巾裹一下,他都说不用啦这样就好。再加上卢导对待每一场戏的态度都一样,骑车吃早饭跟告白日桃子没什么两样。也只有在这种让人感到安全的环境下,演员才能卸下防备尽情去展现去感受。还有很难得的一点,这部片基本是按故事发生的时间顺序来拍的,所以他们拍摄过程中的情感变化,跟我们所见的成品是相通的。回头一想,可能拍片的过程还不到六周呢,坐地暴哭.jpg。 说到日桃子,那场桃戏无疑是被问到最多的一个问题。我相信要是看过书的朋友,绝大多数会跟卢导(和我)一样,觉得那一段在文学作品中作为象征是可以的,但要影像化是不可能的。直到亲身试验过后。老实人卢导,本来都准备不拍了,结果自己拿个桃子试了一下过后发现可以,就颠儿颠儿去找弟弟说:“那个桃戏,是可行的,可以拍的。”弟弟答:“当然可行了。”虽然弟弟现在羞于承认吧,但其实早就被卢导卖了呢。And in Luca’s defense, he didn’t do it all the way. He tried it, it worked, and that’s that. I’m laughing my ass off. 除了桃戏,书里还有一段很著名的浴室戏,很多人都庆幸那一幕没出现在电影里。但很奇怪我还挺喜欢那段的(毕竟整本书我没有不喜欢的地方),Aciman去年的新书Enigma Variation里也有这么异曲同工的一段,就那种又恶心又真实的亲密,很是我杯茶。 啊说回电影。我记得宣传前期还有报道说,Ivory对片里情爱戏的处理还挺不乐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剧本,别人不开心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但在希望看到更多真枪实弹的同时,我也很喜欢卢导的解释。其实他从来不吝于在片里加入情爱戏码,但前提是这对塑造人物要有一定帮助,而不单纯是为性而性。但是锤也说了,他们拍的可不止我们看到的那些,所以谁知道呢,梦还是要做的,万一续集里的闪回就用上了呢嘻嘻。 哦是的,导演已经答应要拍续集了。毕竟还有书里最后一章,跨度二十年让我哭到变形的最后一章。而且卢导说他有可能要拍五部。他连下一部的开场都想好了。在此我只能祝大家长命百岁了。 最后我必须表扬一下Sufjan Stevens。舒肤佳大大,又一个被卢导一通电话攻略的奇才。Luca要是不当导演的话一定是个成功的商人。一开始他们找到舒肤佳的时候,他还是拒绝的。后来听了卢导一席话,看了剧本和原著,在他们拍片的第二周一下子就发来三首歌。一首是大大之前出的Futile Devices的钢琴版,另两首是专门为本片写的新歌。舒肤佳原话:“这种歌我睡觉都能写出来,我可是从小就开始写爱与失去了!”大家,仔细去品一品两首原创的歌词,不仅有书里的梗,两首歌还能呼应起来,我哭着唱征服。 原本剧本里是有旁白的,但卢导很不喜欢这个点子。我也觉得,要是书里大量的内心戏都靠旁白的话那也太懒了。所以删掉了剧本里的旁白,卢导认为让舒肤佳的歌来当“旁白”是合适的,也符合Elio未来音乐家的设定。最后Elio坐在壁炉前的那个长镜头,拍的时候弟弟是戴着耳机听着Visions of Gideon演的。 哦对,制片人Peter Spears和原著作者André Aciman客串了两位主角初夜那晚到家里来做客的一对同性恋人

编辑:动漫动画 本文来源:无处不在,感谢这世间随机的运气

关键词: